当前位置:口水新闻网 > 房产 > 正文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时间:2019-02-20 21:18:37 观看:107 编辑:口水新闻网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2007年6月,陈蔼贫在“物权法与物业管理专题报告会”作专题报告。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2010年,陈蔼贫(右一)参加香港城市大学国际学术交流。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2011年11月,陈蔼贫(左一)在福田区水围村综合整治现场调研。

陈蔼贫:为深圳住房保障建设倾力献策

◀2014年9月,陈蔼贫(右三)参加相关座谈会。

深圳成就了千千万万的深圳人,也是我梦开始的地方,成就了现在的我。来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让深圳迸发了无限的活力,很好的法治化和市场化环境以及永不止步的创新改革,造就了深圳这片热土。在这片土地上,我依然有梦。未来,我将携手同仁,将深圳市住房研究会打造成为中国的“兰德公司”。不仅为政府服务,继续参与政策法规的制定,还要为社会和市场服务,为深圳的建设添砖加瓦,为建设“美丽深圳”作出自己的贡献。

陈蔼贫

1962年出生于安徽合肥,无党派人士,著名房地产研究专家、原深圳物业管理研究所所长。现任深圳市住房研究会会长、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第六届深圳市政协委员。

口述时间

2019年1月2日下午

口述地点

深圳市建艺大厦9楼

本期采写

深圳晚报记者 周婉军

实习生 康铭祥

我最早想去海南从事证券行业,偶然路过深圳,便喜欢上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即使返回故乡,依然魂牵梦绕,于是决定在深圳发展。

路过深圳 念念不忘

我出生于安徽合肥的一个普通干部家庭,1982年我从安徽省财政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后考入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后又回到故乡,在安徽省财政学校教了多年财政学和经济法课程。几年的教学工作,使我养成了读书、思考和写作的习惯。

1995年,我离开故乡来到深圳。当时我本想去海南从事证券行业,仅是路过深圳。没想到在街头遇到了我教书时的一位同事,他乡遇故知,分外高兴,谈话间他极力挽留我在深圳发展。有天深夜,我从居住的红岭大厦的窗口往下看,人潮川流不息,人们的脚步急促而坚定。我瞬间被一个念头击中:我要留在深圳!

可拳脚还未来得及施展,因父亲生病,我回乡照料。半年中,我不止一次夜里梦回深圳,梦到那川流不息的人潮。父亲身体康复后本想留我在身边,可看我如此热爱深圳,还是放手让我回来了。

1996年回到深圳后,我以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庐山置业公司,被分配到其下属的物业管理公司任经营部经理,主要工作任务之一是负责深圳“庐山大厦”等项目的“创优达标”和物业公司IS09000质量认证。“创优达标”是当时中国物业管理的最高荣誉,IS09000则是风靡全国的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当时深圳物业管理界群雄并起,我却还是十足的门外汉。为了突出重围,我从零开始学习研究物业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在我和团队的不懈努力下,“庐山大厦”项目仅用一年就拿到了国家优秀物业管理大厦的荣誉,物业管理公司也顺利通过了IS09000质量认证,我也真正进入了物业管理业。

走上物业管理研究之路

上世纪90年代,全国内地的物业管理还比较落后,但深圳一直走在前列,不断创新。

一方面,是1988年深圳房改后,亟需物业管理。另一方面,深圳实施机关企事业单位后勤体制改革,大量后勤单位“转企”为物业管理公司,激烈的竞争也促进了整体管理水平的提升。

但行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难免会产生一些问题,深圳的物业管理行业也是如此。

例如,物业管理的属性问题,是商品还是公共产品或是准公共产品;“业主大会”究竟是什么组织,其为什么“只能当原告,不能当被告”,是否存在“只有权力,没有义务的问题”;中国物业管理发展的“市场化”过程是否存在问题,中国物业管理是否存在超前问题;中国物业管理的集约化、规模化、经营模式“路在何方”等。

我开始“发声”,就这些问题发表了一些专业性的文章,呼吁法律的保障,并身体力行在所在公司系统推动改革创新。

后来,我被选调到集团从事房地产开发工作,这非但未使自己远离物业管理,反而得以从更高的角度多维观察思考物业管理。不知不觉间,我踏入了物业管理研究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