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口水新闻网 > 科技 > 正文

虹软科技遭突击入林肯主唱股 隐瞒主要客户信息

时间:2019-06-15 09:26:46 观看:152 编辑:口水新闻网

根据招股书第74页前后披露,2017年9月虹软有限引入华泰新产业、华泰瑞麟、江苏润和、南京瑞森、西藏泰亚、宁波攀越、舟山瑞联等机构增资,其中华泰新产业、华泰瑞麟都是由“华泰紫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直接或间接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私募股权基金,而“华泰紫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则是华泰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且是虹软科技本次上市联席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的关联方。

耐人寻味的是,虹软科技在2016年对乐视销售金额较高、销售占比较大;同时虹软科技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内容,虹软科技对三星的销售比重较大,而伴随着三星深圳、天津等地工厂相继关闭,是否会影响到虹软科技的销售稳定性也同样令投资者担忧。在此背景下,虹软科技在招股书中并未详细披露前五大客户信息,令人怀疑该公司的真实动机。

上述信息令人怀疑,虹软科技吸引外部入股与保荐机构是否存在利益关系?虹软科技申报上市前的股权,是否成为主承销商用于变相商业贿赂的“唐僧肉”?上述股东之间是否存在股份代持关系?针对上述敏感问题,虹软科技并未回复环球网记者的采访。

还不仅如此,由华泰证券间接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华泰新产业,其受益人中还包括恺英网络原副总经理林祥炎、万昌科技(002581,华泰联合保荐上市)副董事长于秀媛、伊利股份(华泰联合证券担任2012年再融资主承销商);华泰瑞麟受益人中还包括通鼎互联(华泰证券2010年保荐上市)、海澜集团(华泰联合证券2013年担任海澜之家借壳上市财务顾问)、华孚时尚(华泰证券保荐上市、华泰联合证券承销两次再融资)等。

前述同一批次入股虹软科技的机构当中,西藏泰亚的主要受益人为恺英网络副总裁林诗奕,恺英网络在2015年实施资产重组时的主承销商同样为华泰联合证券。

此外,根据招股书第174页披露的信息,虹软科技并未详细披露前五大客户各自的销售额及销售占比,同时也未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各自的采购额及采购占比。

另据招股书第176页披露,虹软科技在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424.29 万元,占同年采购总额的比重为28.75%,由此计算公司2018年采购总额为8432.31万元;与此同时,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实际支出金额仅为3748.1万元,远远低于同年采购总额。在此基础上,应付账款科目余额在2018年还同比减少了两千万元以上,这并不符合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

  该公司致力于视觉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在全球范围内为智能手机、智能汽车、物联网(IoT)等智能设备提供一站式视觉人工智能解决方案,在手机领域的下游客户,囊括了除苹果外的全部领先厂商,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视觉算法供应商。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虹软科技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32.54%和32.4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7.43%和103.07%。相比财务数据,在虹软科技申报上市前引入的众多投资机构,及背后的资本版图更加值得关注。

在前述同一批次入股虹软科技的机构当中,江苏润和是由上市公司润和软件董事长周红卫作为主要受益人的投资机构。据公开资料显示,江苏润和自2012年IPO以及上市后多次再融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均是中信证券(虹软科技本次上市的联席主承销商之一);而润和软件在2016年5月实施的定向增发再融资,主承销商则变更为华泰联合证券。

  虹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盈利模式是将其视觉人工智能算法技术与客户特定设备深度整合,通过合约的方式授权给客户,允许客户将相关算法软件或软件包装载在约定型号的智能设备上使用,以此收取技术和软件使用授权费用。